周汉民说

2020-04-29 19:39

中美第二轮谈判四项内容

周汉民详细阐述了这七大溢出效应,包括构成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决定的60个具体任务、300多项重大改革举措中最需要力推,在全国必须复制、推广的举措;构成2014年国家改革年度计划的最重要方面;加快涉及外商投资的相关法律的修法进程等。

此外,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管理模式还构成了中欧双方fta自由贸易协定谈判的基础。中国与欧盟理事会主席在北京已经达成共识,中欧双方完全可以就推进双方的自由贸易区协定谈判进行可行性研究。“这种可行性研究,离开实质性谈判只有半步之遥。”

“中美之间的双边投资协定谈判进行了9轮,始终没有涉及实质性内容。上海自贸试验区探索实施的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管理模式,正是美方一直要求的谈判基础。这些措施的推出,必将推动中美双边投资协定进入实质性谈判的进程。”

上海市政协副主席、上海民建市委主委周汉民日前在浦江论坛上所作的《自贸区建设成果盘点及前景展望》演讲指出,上海自贸试验区自去年9月29日正式运行以来,最关键的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管理已经产生七大溢出效应。

周汉民说,中国愿意接受这两项原则作为中美双边投资协定谈判的基础,中美双边投资协定谈判由此进入实质性的阶段。“实质性谈判将于今年1月举行第二轮,在中国举行。这次谈判有四项十分重要的内容,会很大程度改变中国引进外资和对外投资的方向。”

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管理模式的推出,还将使中国得以平衡tpp谈判(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tip(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谈判。周汉民说,中国至今没有宣布要求加入tpp的谈判,但是对另一项谈判却表现出足够的重视。

“有人说,中美双边投资协定,谈判已经30多年了,这句话说的有点夸张,中美双边投资协定的谈判,历时整4年,9轮谈判,并没有涉及任何实质性的问题,因为美方要求必须有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作为基础。”

周汉民认为,去年11月,欧盟理事会主席联袂访华的时候,中国提出要和欧盟进行双边投资协定的谈判,这一谈判,已为双方所首肯,开启了谈判的大门。“这是一个对ttip谈判的重要平衡,也是自贸区新政的又一个溢出效应,因为欧盟认定,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管理就是谈判的基础。”

“自贸区成立3个多月来,哪一步走的最关键,溢出效应最明显?我认为就是从去年9月29日开始实施的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管理。”

走出最关键的一步

中欧自贸协定谈判基础

周汉民透露,这四项内容一是投资范围由直接投资转向间接投资。“我们把间接投资称为证券投资,这意味着证券投资领域将全面开放,对中国而言,这是一个巨大的投资领域的拓展。”二是促进人民币国际化,三是服务贸易领域广泛开放,四是关于投资争议解决机制和原则。